黄瓜视频
媒体报道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高考季】药界偶像系列:他们把读过的书都变成了钱
发布时间:2017-06-06
  • 又到一年高考季,也是一年择业季。你还记得智商巅峰时候做过的那些题吗?E药经理人将在高考季带来学院派医药企业家系列盘点。今天,来看看素有“药界黄埔”之称的中国药科大学都走出了哪些药界大佬。


1

中国药科大最老的创业者周家礽



周家礽在16岁时离家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7年由部队复员,因海外关系,改行选择学习药学,于1958年考入南京药学院(中国药科大学)。值得一提的是,在学习期间认识了江苏常熟同学顾慧芬,并恋爱,在大学毕业时俩人同时向学校主动申请支援边疆,自愿到云南工作。1962年毕业后,他们被统一分配至“云南白药厂”,同年他们结婚。

在云南白药,周家礽从技术员做起步,一路攀上了云南白药首任总工程师的职位。在1993年,他到了退休的年龄,但是周并没有向大多数的人那样选择过含饴弄孙的安稳日子,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创业。他和其他11个人共同发起集资28万,创办了滇虹药业。

在周家礽的带领下,滇虹药业一路狂奔,自主研发、生产出“康王”牌外用和其他内服等药物11种,20年后,滇虹康王品牌家喻户晓,销售额也达到了13亿元,如果依此来说,他算得上中国药科大最早创业中成功的一位。但在2014年,由于股权分散,上市无望,他不得不接受董事会的意见,出售了滇虹,虽然以36亿元的好价钱卖给了拜耳,但这成为了周家礽心中永远的痛。

这位倔强的中国药科大毕业生,卖掉了滇虹后并没有就此颐养天年,而是选择了再创业。2016年3月,周家礽与几位合作伙伴共同创建了“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保健品、日化品的生产与销售,并在今年获得上海磐缔投资的A轮融资。周可能是中国药科大史上最老的一位创业校友。


2


中国药科大最有钱的校友孙飘扬



说到中国药科大学的企业家校友,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孙飘扬,其1982年毕业于于中国药科大学化学制药专业。实际上,恒瑞高管里有不少人都是药科大毕业,比如现在任职恒瑞副总经理的张连山,与孙飘扬同是78级校友。

毕业后,孙飘扬成为恒瑞前身连云港制药厂的一名技术员。1990年,连云港制药厂还只是一个账面利润仅8万元的作坊式小厂,由于产品单一、老化,企业步履维艰……彼时,年仅32岁的孙飘扬临危受命,挑起了厂长的重担。

1991年至1996年,技术见长的孙飘扬在5年时间内带领着制药厂开发了20多个新产品,其中5个被评为国家级重点产品,一些原料药也打入了欧美市场,企业步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1996年销售收入一举突破亿元大关。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改制,成为了如今的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如今,恒瑞已经成为中国新药研发的代表性企业之一,并成为千亿市值俱乐部成员,而孙飘扬与母校之间的互动也很频繁。

2015年,孙飘扬受聘为中国药科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2016年,在中国药科大学建校80周年之际,孙飘扬代表恒瑞医药向中国药科大学捐赠2000万元。同时,“恒瑞医药—中国药科大学”联合实验室在南京正式揭牌。


3


王勇:知识改变命运



1987年,王勇考上了中国药科大学,对学校的实验课程从未有丝毫马虎,以期望改变家庭贫困的面貌。回顾求学经历,王勇并不觉得辛苦,反而把这些经历都视为不可多得的财富,“如果没有当时的实验,也不会被老师看中,就不会再回到学校工作,更不会促成后来的创业。”

1991年,王勇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常州市药检所。还没等板凳坐热,第二周,中国药科大学就下了一个通知,要求王勇回到药科大学去上班。从1991年到1995年,王勇在中国药科大学从事科研工作,他的生活与读书时没什么区别,仍然每天泡在实验室里。

在高校工作了4年以后,王勇决定将所学的知识技能进行转化,走上了创业的道路。1995年通过转让技术专利,他淘到了第一桶金;1996年,又筹措了近2000万元资金创办了圣和药业,在牛首山租了一个几千平方米的厂房,陆陆续续地招了六七十个工作人员,正式开始创业。

短短几年时间,圣和药业快速发展成为一家集医药研究、药品生产和市场营销于一体的现代化药品生产企业。“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等荣誉接连而来。

2016年,王勇向中国药科大学捐赠1000万元庆祝母校80周年校庆,并在该校设立校企联合实验室,培养与市场接轨的药学人才。

4


李春波:从学长手中接过公章



1995年到1998年,李春波就读于中国药科大学医药经济管理专业。

1997年,李春波从学长金彪手中接过浙江医药掌门人的“大印”。彼时,新昌制药厂(浙江医药前身)虽跻身全国医药行业九强,但国内半数药厂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强势登陆的跨国巨头也让中国医药产业前景不明。

一边是大手笔,一边是“小格局”。从副厂长、厂长到董事长,李春波始终把办公室设在一所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废弃幼儿园里,调侃自己是“小儿科科长”。用了60年的老厂区不迁新址,用了10多年的新厂区墙壁也有些脱落。李春波把省下来的钱,用于购置世界一流的生产设施、检测设施、安全环保设施。

军人出身的李春波,雷厉风行,不容置喙,对重污染产品“格杀勿论”:1997年,投资400万元开发成功的盐酸曲马多产品,在审核中因环保问题而被一票否决。1998年,市场前景好的胃溃疡药物奥美拉唑产品也由于环保原因被“亮红牌”。遭到“封杀”的还有2013年引发“毒胶囊”事件的工业明胶以及栲胶、氟哌酸……变废为宝,产业再造。在李春波的坚持下,“浙江医药”产品的全生命周期从“原料——产品——废物”延伸为“原料——产品——废物——产品”。

5


不甘寂寞的中国药科大老师李战



在医生父亲的影响下,李战准备干点与医学有关的事情,他选择了专心攻读药学专业。没有学医的原因是,无论医生多么勤奋,也只能救治有限的病人,但是一种新药却可能救火成千上万的人。

1989年,李战考入中国药科大学。毕业时,在学校领导的劝说下,他放弃了进入药企工作的机会,留校任教。然而,在他任教后发现,重复的教学和行政事务挤占了他大量的时间,从事医药科研的初衷很难实现。同时,他身边很多人开始做中国入世前的药品“抢仿”工作,在此种大环境之下,李战辞去了中国药科大的教师工作,加入到了“抢仿”阵营,与几个合伙人一同成立了江苏长澳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澳”)。

创业初期,为了生存,江澳以进口药品注册销售为主营,但这并非李战想要的实业,于是在两年后,李战再次创业,筹集了200万元在南京创立了长澳医药,与江澳相比,长澳是一个全新的平台,以药品研发为方向,以创新为目标。2005年,长澳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李战也从一个中国药科大学的学生、老师实现了到企业家的华丽转生。

6


董大伦:最新的富豪校友



1984年,董大伦本科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生物制药专业。毕业后,他先后被任命为贵阳生物化学制药厂技术员、车间主任。1988年,董大伦升任贵阳生物化学制药厂厂长。针对厂里品种单一、生产量少的现状,他带领全体员工改革生产工艺,使产品合格率达到100%。几年时间,该厂新增了20多个品种投放市场,经济效益大幅度增长。

1992年,董大伦辞职并创办了新天生物技术开发公司,断续组织老生化产品的生产、工艺改革。1995年,他又在新天生物技术开发公司的基础上,成立贵阳市新天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并担任董事长,次年建成生产厂。

2017年4月,新天药业登录主板的IPO申请获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成为继江苏中旗、拓斯达、三星新材、光莆电子后,第五家成功从新三板转战A股的新三板挂牌企业,也是今年以来第119家成功过会的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并非新天药业首次冲击IPO,早在2012年3月,新天药业就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报材料。后因IPO暂停、企业推广基药产品等原因,新天药业选择了放弃。2年后,新天药业转而挂牌新三板。

7


在中国药科大停留最长的企业家曹于平



今年1月12日,南京海辰药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敲钟上市,中国药科大亿万富豪再加一位,其便是1985年从中国药科大前身南京药学院毕业的曹于平。

在中国药科大的亿万富豪级的校友中,曹于平算是与中国药科大缘分较深,待得时间较长的一位。其在毕业后加入了国家医药管理局新药研究开发中心工作,工作了3年后,其又回到中国药科大攻读了神经药理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在大学任教8年后,他辞别大学讲台,创办了民营研发机构——南京泽辰科技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新药筛选、研发、推广和技术转让。

完成了资本、技术、人才原始积累后,曹于平在2003年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创办了南京海辰药业。当时南京的一家主流媒体还发表一篇名为《曹于平:大学里走出的现代李时珍》,对其从中国药科大教师这一工作背景甚为赞赏。

8


孙明杰:同宗同源


孙明杰(左)


孙明杰早年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威尔曼新药集团是由中国医药公司、中国药科大学、香港威尔曼国际新药开发中心于1993年共同合作创建的集科、工、贸于一体的大型合资集团公司,享有自营进出口权。

产学联动是威尔曼公司与中国药科大学的合作范例。获得巨大成功的孙明杰先生深知母校具有雄厚的科研力量与开发实力,为了威尔曼新药集团的长足发展,他需要母校提供更多的科研与开发力量的支持,孙明杰董事长毅然选择了中国药科大学作为合作伙伴,这成为了企业日后发展的坚强后盾。威尔曼新药集团与中国药科大学之间的合作,自1989年开始,期间上规模的合作项目就有十几个。


(转载于2017年6月5日E药经理人微信公众号)


关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